香蕉社区app破解

  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玉瑶冷冷的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闫柳絮,嘴角勾起的邪魅让人望而生畏。

   她让冬梅回自己的院子,心里早就已经有了打算,就等着这背后之人浮出水面。

   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跳出来,不过看到是她,玉瑶心中变的跟明镜一样,脸上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   玉瑶冷幽幽的声音说道:“闫柳絮,确定刚刚动手是真的自卫吗?可是我怎么没看到身上有半点的伤痕呢?”

   闫柳絮眼皮都没有抬起来,接着说道:“我自然是在保护自己,不然,玉姑娘可以等冬梅醒过来亲自询问。”

   闫柳絮显然一副得意的表情,刚刚她动手的时候可是早就已经找准了位置,刚刚那一刀,就算不能马上了结了这小贱人的命,也会让她这辈子都别想醒过来。

   “奥?看来对自己很自信?还是说,根本就知道,冬梅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?”玉瑶说话的声音细薄如刀,透着一股凉薄,让人心底打颤。

   “她,她就算醒不过来,也是她自己找死,怨不得别人。”闫柳絮的目光多了几分凶狠,在橘色的烛光下,显得格外狰狞。

   呵呵――

   看着这样充满煞气的闫柳絮,哪里还有之前半点的温婉?

   玉宝兴胸中充满苦涩,自己果真是眼瞎心盲,居然觉得她是自己这辈子的妻。

   清纯美人儿犹如冬日花朵

   他现在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笑话,一直被她玩弄在掌骨之间。

   “闫柳絮,到现在居然还想试图为自己开脱,还不知错吗?”玉宝兴双眸中染上阴唳,忍不住出声问道。

   “错?我何错之有!”说着从地上站起来。

   用手轻轻拍怕自己身上的褶皱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

   “我还是那句话,我现在已经不是庄子上的人,们也管不得我,刚刚就是冬梅这个贱人想要杀我,现在反而被我伤了,就算将我送到官府,这事我也占着一个理字。”

   玉宝兴狠狠闭了下双眼,看着眼前冥顽不灵的人,对着玉瑶道:“二姐,我累了,先回去了。”

   玉瑶看了玉宝兴一眼,看到他眼中的死灰,终究不忍让他看到更加残忍的事,“好,回去好好休息吧,咱们玉家人,不是这样轻易被人欺负的。”

   咱们?

   玉宝兴突然听见玉瑶的话,眼中充满了氤氲。

   他心脏骤然一紧,胸口涌出无限的苦涩,不禁自问,他还是玉家人吗?

   呵呵――

   当初自己有多混账,居然做出那么多伤害二姐伤害大哥的事,现在二姐居然还将他看成一家人。

   玉宝兴猛然转头,一滴清泪重重砸在地上,双眸恢复清明。

   身后的背脊变的挺拔,好像这一瞬间,他成长了许多。

   “二姐,我绝不会再辱没玉家的名声。”说完脸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闫柳絮,转身消失在暮色中。

   眼看着玉宝兴离开,闫柳絮心中骤然一冷,刚想要喊住他,就被玉瑶森冷的眼神盯住,到嘴的话卡在喉咙。

   “闫柳絮,看在大哥他们的面子上,我再给一次机会,如果当真死不悔改,那别怪我无情了。”玉瑶缓缓的走上前,在她面前站定。

   饶是闫柳絮跟玉瑶身高相差无几,依然让她感觉到一阵窒息。

   “我,我说了,我只是自我保护,所以……”

   闫柳絮狠狠咽了一口口水,眼神都不敢停留在玉瑶身上,四处乱飘,聂聂的说完。

   “呵!”玉瑶冷哼一声,听在闫柳絮耳中格外刺耳。

   “看来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既然这样,冬梅,亲自过来跟她说好了。”玉瑶将身上的衣服一挑,直接坐在主位上,强大的气场全开,那高贵冷艳的气质,深深锁在闫柳絮身上。

   猛然听见玉瑶的话,闫柳絮的目光跟着落在不远处还在‘昏迷’中的冬梅身上。

   “不可能!她怎么会……”闫柳絮语调冷然一变,猛然拔高了好几个节,声音中都透着颤抖。

   “为什么不会?巴不得我这辈子都醒不过来吧。”只见刚刚还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冬梅,已经睁开了双眼,左边额前那朵盛开的梅花,就像沁了血水一般,变的格外妖艳。

   “小姐,奴婢错了!”

   冬梅对着玉瑶的方向重重跪下来。

   此时的闫柳絮还是一副见到鬼的样子,喃喃自语,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的,到底是人是鬼?”

   “哼!自己下的手,现在怎么反过来问我是人是鬼?刚刚杀死的,自然是鬼,现在醒过来的,是人,活生生的人。”看着冬梅嘴角挂着的殷红,还有胸前已经晕开的血色,闫柳絮始终不敢确定。

   “不,不可能,死了,不是人。”

   自己亲自将匕首刺进

   了她的胸膛,还有流出来的鲜血是骗不了人的。

   越想闫柳絮越恐惧,看着冬梅一步步向她靠近,吓的她连连后退。

   身子猛然撞到身后的摆件,噼里啪啦砸在她身上,闫柳絮脚下一个不稳,直接向后倒去。

   “,别过来,别过来……”

   闫柳絮害怕的全身颤抖,紧紧闭着双眼,嘴里发出一声尖叫,刺激着别人的耳膜,让人生疼。

   呵呵――

   “闫柳絮,没想到也有今天,瞪大的狗眼给我好好看清楚了,我到底是人还是鬼?”说着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眼前的人。

   看着闫柳絮卑微如蝼蚁一样的模样,冬梅突然嘴里发出一声大笑,笑声透着一丝报复后的畅快。

   今天要不是大小姐早有安排,她冬梅就真的要死在这个贱人手中了。

   没想到她居然这般狠毒,想要取自己的性命。

   一直以来积压在自己胸中的那口恶气,终于得到了释放,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,这辈子都没办法抹去。

   她对她的恨已经深入骨髓,想要剔都剔不掉。

   闫柳絮慢慢睁开双眼,面色惨白透着死灰,看着倒映在自己面前的影子,脸上的害怕跟着退去,话中透着一丝惊喜,道:

   “没死!”

   “对,我没死,是不是觉得非常意外啊!”

   冬梅嘴角的嘲讽,让闫柳絮完全无视,刚刚心都提到嗓子眼里,现在看到冬梅根本就不是鬼,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 这个女人受了这么重的伤,怎么可能现在跟没事人一样?

   看着闫柳絮眼中露出的疑惑,冬梅踉跄的一把将她提起来,道:“我没死并不是下手多轻,而是多亏了有大小姐。”

   玉瑶?

   一时间,闫柳絮脑海中百转千回,看着玉瑶的目光,透着一丝凶狠。

   “以为之前做的事就真的没有人知道吗?大小姐其实早就已经觉察到了,现在我们不过是配合演完这出戏而已。”冬梅说着嘴里发出恶狠狠的话。

   看着闫柳絮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,她终于有了报复后的快感。

   这都是这个女人欠她的,想着,双眸变成赤红,透着蛛网一般的血光。

   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,冬梅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太傻了。

   之前,因为她被大少爷赶出门来,又被大小姐给拦在门外,心中一阵郁结。

   等回到自己的院子,就看到已经等在她房内的闫柳絮。

   这个狠毒的女人。

   之前因为她也待在大少爷房中,自然体内也吸进了媚药。

   此时等她反应过来,体内的药效已经发作,全身都像是笼罩在一片燃起的火焰中。

   闫柳絮这个该死的女人,眼看着自己药效发作,居然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名男子。

   “冬梅,看本小姐对多好?之前秋菊因为而死,现在本小姐为了解身上的苦,帮找来这么一个人,是不是该好好感谢我!”

   冬梅看着闫柳絮那张恶心的嘴脸,再看站在她身后一身脏污的男人,她胸口翻腾着浓浓的恨。

   “闫柳絮,居然敢……”

   此时的冬梅,全身都泛着櫻粉,看着闫柳絮的眼神透着浓浓的恨,恨不得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。

   “我可是在帮,不用谢我了,好好享受吧。”说着捂住口鼻,眼看着男子将冬梅抱到床上。

   “闫柳絮,,不得好死。”

   冬梅全身软绵,连呼出的气息都变的灼热,一双眼睛,却是恨毒了眼前的女人。

   闫柳絮冷眼看着紧闭的房门,听着房内传出的声音,嘴角勾起一个恶毒的笑。

   温大少爷逼的紧,她现在又不能随意的进出庄子,想要拿到庄子里的面脂自然不可能,所以――

   等房间内的声音变的小下来,就看到刚刚那个猥、琐的男子终于露出一丝满意的笑走出来。

   接过闫柳絮手中的银子,兴高采烈的离开的庄子。

  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事,不但给他银子,还可以睡女人,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,他自然高兴。

   只是这高兴还没过多久,人刚出了庄子没多远,就被人给打晕拖走了,这些事自然是后话。

   之间闫柳絮看着大开的房门,缓步重新迈了进去。

   闻到空气中散发的刺鼻的气味,眉头跟着蹙起来,眼神直直落在冬梅身上,柳眉轻挑。

   冬梅双目圆瞪,双眸泛空,身上被扯的衣不蔽体。

   此时的她就像一具没了生气的娃娃,听着房内传来脚步声,一双赤红的双眼,带着嗜血的凶光,直直落在闫柳絮身上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