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莲视频下载的视频在哪儿找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我嘴角直跳,狠狠心,一下子就将藏在包中的蝙蝠掏了出来。

显摆的将蝙蝠异兽放在手掌上,笑着说:“这位道友喂,不要拒绝的那么快嘛,看,我家还有一只蝙蝠呢,它可以变成几百米大小,能吐火,还能音速飞行,驮着在城市上空飞来飞去的玩耍也不是问题,有它和驴子给做小弟,多逍遥啊。

我保证在方内道馆活的堪比老太爷,再有,工资方面好商量,翻倍,必须翻倍,一个月两万块如何?想吃啥咱就买啥,而且每月一号预先开资。”

我不停的加码,感受到蝙蝠在手掌中颤栗,心中直喊抱歉。

大黑狗盯着我手掌中的袖珍蝙蝠,很感兴趣的伸出爪子拍了几下。

“啾啾!”

蝙蝠突然发出奇怪的动静,还做出古怪的动作,竟然在我手掌中滚来滚去的,一边滚一边啾啾。

我再度目瞪狗呆。

蝙蝠异兽在卖萌吗?

“嘻嘻。”

大骨架黑狗发出类似活人的嬉笑声,然后,眼神认真起来,琢磨了数秒钟,这才点点头,又摇了摇头,狗爪子在地上划拉了一个繁体字,三。

小清新妹纸校园军训引人注目

我心头亮起一道光,立马追问:“狗道友,的意思是同意去方内道馆了?但因为琐事缠身,所以三个月之后才会找去道馆?”

“汪汪……。”

大黑狗一边回应一边点头,眼神的意思是:“小子很聪明嘛,知道本狗大人的想法。”

“一言为定,反悔的是小……,额,是驴!”

我大喜,急忙伸手。

它不屑的甩甩狗舌头,这才懒洋洋的举起狗爪子和我三击掌,然后,前腿爪子拍了一拍僵在那儿的村长。

“瞧我,差点将这厮给忘了?这是一条大鱼,他作恶多端,该受到惩罚,感谢道友仗义相助,要不他就跑了。这样,我们身上带着的钱不多,都给好了,黑藏,那里有多少?快点的,都给狗道友了。”

我急忙招呼起来。

尸祖史黑藏战战兢兢的上前,蝙蝠‘扑棱’一下飞到他肩膀上蹲着去了。

二千金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说实话,我的伙伴们都被吓到了。

尸祖筒子哪敢怠慢?翻遍了口袋,弄出十几张大红钞来。

我也是一样的动作,将身上剩余的现金都翻找了出来,汇同史黑藏的那些,一股脑的塞进个塑料袋中,递给眼睛放亮的大黑狗。

“汪汪汪。”

狗道友高兴的什么似的,看我眼神都温和多了。

它咬住塑料袋,摇了几下大尾巴,转身就飞奔进黑雾之中了。

“我说,狗道友,别忘了三月之后来方内道馆找我啊,我名姜度,是方内道馆馆主,分道场的地址是……。”

我不厌其烦的重复了一番先前说过的话,很担心对方忘了地址。

“嗷呜……!”

远远的,传来一声狼嚎。

我愣怔在那儿,琢磨着:“这狗莫非还有狼的血统?”

不知何时落到我身边的刘美赫突然说话了。

“小度,小子行啊,这就招揽了一位深不可测的妖皇?一个月两万块,真好意思说出口?这等妖皇大能,一个月拿千万不是太正常了?”

她调侃起来。

“我说刘姨,就别拿我寻开心了,看我像有那等身家的样子吗?”

我苦起了脸。

“像啊,一看就是冤大头。”

刘美赫不客气的很。

我无语了。

然后,转头看去,只见阿菊将三个被尸气镇住的怪人战士拖了过来,这次,我就不逞能,任凭阿菊去摆平了。

包括美男村长在内,四个难兄难弟一字排在那里,直溜的啊,很整齐。

恐怖又强大的妖气镇在美男村长身上,他动弹不得。

阿菊在我示意下,毫不客气的从村长手中取下那柄细长的蓝刀,翻来覆去的看着,爱不释手的。

“啧啧,这是蓝影符刀吧?阁下,离开方外许多年了。”

我蹲在村长身侧,施法解开点禁制,让他能说话。

“呸,靠着外力捉住的本座,算什么英雄好汉?姜游巡,有本事放我起来,咱们好好来一场,打不过我才心服口服。”

这厮不忘了继续激将。

“阿菊,掌他的嘴!”

我毫不动容,直接下令。

“来了。”

阿菊兴奋了,将蓝刀塞到刘美赫手中,一闪身就到了近前,赶在脸色大变的村长喊话之前,大嘴巴重重的砸在对方英俊的脸颊上。

“啪啪啪。”

雨打芭蕉一般,阿菊挥动的手带出一溜残影,只是一霎间,不知道打了村长多少耳光?

“够了,停。”

我急忙拦住,再看向村长,好家伙,这么一会子功夫,对方的脸已经没人样了。

什么英俊?什么帅哥?统统不着边。

笑话,任谁被尸祖打耳光,也不会比村长的下场好上多少。

“这就停了吗?我还没打够呢啊。”

阿菊停住了手,可怜巴巴的看向了我。

我眼皮直跳。

摆摆手,示意她边儿去。

阿菊不满的嘟着嘴巴退到一边,嘀咕着‘不尽兴’。

我权当听不到,再度蹲到村长身旁,和他充满怨恨和屈辱的眼神对视上。

这厮脸肿的太厉害,眼睛被挤成一条缝隙了,但也阻拦不了凶光透出来。

“是不是当年使用蓝影符刀的那主儿,提醒,没有第二次机会说身份了,因为,死定了。”

我的语气冰寒透骨。

村长的眼底转过惊惧和不甘,但到底是‘嗯’了一声,表示自己就是七塘咒宗失踪的那位。

“还真是蓝影符刀。”

刘美赫惊喜的翻看宝刀。

“刘姨,早就不在方外了,也知道蓝影符刀?”

我抬头看向她。

“我人不在江湖,但江湖何时缺过姨我的传说?对了,蓝影符刀道友,我是一丈刀量,死的不冤。”

刘美赫低头看向村长。

村长眼底都是震惊:“是一丈刀量?”

“没错,如假包换的那种。”刘美赫自豪的回答。

“怪不得随手布置禁制这样的强。”

村长嘀咕了一声。

我没理会他,转身吩咐:“去帷帐内,将所有的‘绣工’捉来,一个也不许少。”

“是,馆主。”史黑藏应声。

阿菊竟然也跟着史黑藏一道行动了,刘美赫也没说啥,那我可就不管了。

身后一阵鸡飞狗跳和痛苦惨叫后,一个个大活人被镇住后摆在我身前,其中就包括老王家的三个年轻人。

所有的黑线符箓绣工,一个不少。

报应,已经来到他们身前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