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色版不看不行

早上七点,一辆黑色奥迪缓缓驶入龙都枫叶公园。

虽然出了太阳,但昨晚下过雨的天气,还是让整个城市多了一丝凉意。

坐在车上的唐若雪也裹了裹身上衣衫,随后望向公园东侧一个毫不起眼的低矮建筑。

那是一处占地不大的四合院。

四合院不奢华,也不光鲜,但官方地址是龙都第五胡同,还处于枫叶公园一隅,可见背后主人的不简单。

事实这也是唐平凡的工作重地,普通权贵甚至唐门子弟都难于进来。

车子经过层层关卡后,来到四合院门口停下,车门打开,唐若雪钻了出来。

几个守卫确认唐若雪身份后,就打开栏杆让她一个人进入,其余保镖全部在门口等待。

唐若雪轻车熟路穿过一条走廊,随后来到一座半开放的花园。

她正要走进去,一个中年妇女闪了出来。

她拦住了唐若雪,彬彬有礼:“唐小姐,唐先生正在打电话,你稍等再进去。”

“好的!”

白肌无暇清纯可爱萌妹子修车店写真

唐若雪很识趣停止脚步。

她心里清楚,虽然自己是十三支主事人,但有些东西还是不能逾越规矩。

中年女子还笑着补充一句:“唐小姐,你吃早饭没有?如果没有,我就让人多备一份,你跟先生一起进餐。”

唐若雪思虑一会摇摇头,随后语气平淡地开口:“谢谢江秘书,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她其实还没有吃饭,甚至肚子还有点饿。

她虽然早早就起来,但赖在床上看叶凡看了很久,随后又洗澡换衣服,折腾下来就没时间吃早餐。

可她还是不想跟唐平凡一起吃早餐,倒不是大伯每天的青菜豆腐让她没胃口,而是她希望自己保持一点清醒。

大伯人如其名,太平易近人了,一不小心就会忘记他跟父亲的恩怨。

听到唐若雪的回应,江秘书笑了笑:

“好,那我给你倒杯水。”

说完之后,她就挪移脚步给唐若雪倒了一杯温水,勤快平和地跟邻居大妈没什么区别。

只是唐若雪知道她身份,江秘书是二十年前考试大省的高考状元,分数之高至今没有人打破纪录。

而且身手也相当可怕,是唐门七十二将之首。

所以唐若雪从不会轻视她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“唐小姐,这边请。”

差不多十分之,江秘书的耳机微微一动,随后她就向唐若雪侧手。

她把唐若雪带进后园亭子,还让人把唐平凡早餐端上来。

“若雪,你来了?”

“这么紧急见我,是不是遇见什么难题了?”

唐若雪刚刚走入亭子,一个浑厚声音就带着关怀响了起来。

接着,她就看到一身唐装满脸和蔼的大伯出现在面前。

唐平凡人如其名,不仅长相毫不起眼,气质也没什么过人之处,乍一看去,就跟街头下棋老伯差不多。

他热情招呼着唐若雪:“来,坐,坐,自家人,不要这么客气。”

“谢谢大伯。”

唐若雪在唐平凡面前坐下,没有拐弯抹角:“大伯,我这次过来,确实想要你帮我解决一个麻烦。”

“麻烦?”

唐平凡微微惊讶:“还有若雪你解决不了的麻烦?”

说话之间,江秘书把早餐送了过来。

一碟豆腐,一碟青菜,一碟碎鸡蛋,一碗热粥。

“是这样,我昨晚去龙京酒店对赌,赢了钱,杨破局他们却耍赖,最后还招惹了叶堂的人。”

唐若雪把昨晚风波简述给唐平凡,最后呼出一口长气:

“看叶飞扬那帮人的死硬脾气,我感觉他们一定会报复我跟叶凡。”

“我希望大伯能出面帮我压制此事。”

“为此,我愿意让出十三支主事人位置给唐海龙。”

唐若雪干脆利落道出自己来意。

“叶堂人来龙都活动了?”

唐平凡闻言淡淡一笑:“看来叶家是不满足境外的天下,也想回来神州分杯羹啊。”

“大伯,叶家人很是强硬,手段又多,我和叶凡怕是扛不住。”

唐若雪微微挺直身躯:“希望大伯能够援手一把,若雪感激不尽,我愿意让出十三支位置。”

“这是什么话?你这孩子,跟你爹一样见外。”

唐平凡捏着筷子义正辞严开口:“放心,这件事我管了。”

“本来就是他们不对,还咋咋呼呼,不给他们一点颜色,真当唐门软弱可欺?”

“不过你这十三支主事人不用让出来。”

“我也不喜欢你这样跟我做交易。”

“你是我侄女,我不护着你,那护着谁?”

“十三支房头也是你努力争取的东西,我随便收回来算什么?”

“我知道现在有不少谣言,说唐海龙回来要取代你,大伯现在跟你交个底,在我这里,根本没有这回事。”

“只要你没有过错,没有重大损失,你就永远是十三支房头。”

他板起脸训斥唐若雪:“以后让出位置一事不准再说,不然你就跟你爹一样,没有把我当成亲人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唐若雪先是一愣,随后恭敬出声:“谢谢大伯。”

她很意外大伯愿意出面压制叶堂,更是惊讶他不需要自己让出位置,不过看到他严肃样子,唐若雪也不敢再试探什么。

而且只要大伯答应跟叶堂交涉,她就非常满足了。

随后,唐若雪就起身离去,她知道唐平凡性格,不喜欢太多虚与委蛇,而且他时间宝贵。

“家主,为什么不趁机要了唐若雪的位置,让信得过的唐海龙上位呢?”

唐若雪身影几乎刚刚消失,花园另一角就出现一道身影,唐石耳把玩着两个核桃跑过来。

他没有叫大哥,而是喊着家主,维护着唐平凡的地位。

唐石耳很是不解看着唐平凡:“这可是送上门的机会,这样浪费有点可惜啊。”

“蠢货。”

唐平凡褪去了平易近人,脸上多了几分威严:

“一块好铁,也需要一块好的磨刀石,唐海龙如果连唐若雪都斗不过,上那个位置干什么?”

“就跟我当初让唐若雪上位一样,除了要最快速度稳定十三支外,还有就是刺激你们,让你们有点危机感。”

“而且太容易得来的东西往往不会珍惜,让唐海龙费点心思成为十三支主事人,他会更卖力更感激。”

说完之后,他又喝了一口热粥,感受着食物的力量。

唐石耳先是一愣,随后恍然大悟:

“明白,明白,我还以为家主要对唐三国网开一面呢,原来是要唐若雪做唐海龙的磨刀石。”

“对了,现在林秋玲死了,少了一点压制。”

他转动着两个核桃:“我们要不要找个机会,咔嚓一声杀了唐三国,消除心头这根刺?”

“一刀杀了,有什么意义?”

唐平凡捏着筷子哼了一声:“真正的上位者,是废物利用。”

“人人都说我不杀唐三国是在乎声誉,其实他们不知道,我根本不在乎杀兄名声,也有很多手段杀他。”

“之所以留着,不过是想要在你们心里留一根刺,让你们时刻绷紧生死存亡的危机神经。”

“这样唐门才不会因为太安逸醉生梦死,也不会因为没有强敌失去獠牙,更不会闲的无聊导致内讧。”

“你看看,这二十多年来,五大家,以前我们唐家垫底,现在怎样?兵强马壮,富可敌国,这就是唐三国的好处。”

“他的存在,把整个唐门紧密凝聚在一起。”

“唐三国活着,大家就会时刻担心,一旦他翻盘,唐门会死多少人,自己会失去多少富贵。”

他语气很是淡漠:“毕竟现在跟着我的人,都是当初对唐三国下手的人。”

唐石耳嘴角牵动了几下,随后叹息一声:“家主高瞻远瞩,这是鲶鱼效应啊。”

唐平凡话锋一转:“别说这些废话,去做一件事。”

唐石耳眼睛眯起:“唐若雪的事?”

“动用关系,给我扫了龙京酒店。”

唐平凡低头喝入一口粥:

“而且有多大,闹多大……”

Tagged